2014-2018年中山市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特征分析
王曼, 陈秀云, 罗乐, 毛云霞, 陈雪琴, 李雷
中山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山 528403
摘要

目的 了解2014年1月至2018年5月中山市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临床特征并分析其流行病学特征。方法 收集整理2014年1月至2018年5月中山市H7N9病例个案调查资料。结果 中山市累计报告15例H7N9病例,其中3岁以下女童3人,临床表现为上呼吸道感染,预后良好。12例成人病例,年龄34-78岁(中位数54岁),男性占58.3%(7/12)。成人病例发病后4-8 d(中位数5 d)均出现呼吸困难、严重低氧血症等重症肺炎表现,需要呼吸机辅助通气治疗措施。4例(26.7%)死亡,其中3例为50岁以上且有高血压等基础疾病。60.0%(9/15)发病时间集中于1月下旬至2月上旬。10例可能传播途径为禽类接触传播,其中6例从市场购买活禽回家并亲自宰杀。2例有活禽市场暴露但无活禽直接接触史,可能传播途径为禽类市场空气传播。共发现3起聚集性疫情,其中2起发生人传人的可能性大。结论 在H7N9流行季节,尤其是1月下旬至2月上旬疫情高发期,中山市应采取综合措施,降低居民,尤其是50岁以上有基础疾病者,从市场购买活禽回家及宰杀活禽等高风险行为。

关键词: 人感染H7N9禽流感; 流行特征; 临床特征
中图分类号:R373 文献标志码:B 文章编号:1002-2694(2018)10-0961-05
Characteristics of reported human avian influenza A(H7N9) virus cases in Zhongshan City from 2014 to 2018
WANG Man, CHEN Xiu-yun, LUO Le, MAO Yun-xia, CHEN Xue-qin, LI lei
Zhongshan Municipal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Zhongshan 528403, China
Abstract

Human avian influenza A(H7N9) virus cases were reported in five epidemic periods continuously in Zhongshan City, Guangdong Province since Jane 2014. To analyze the epidemiological and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reported human avian influenza A(H7N9) virus cases in Zhongshan City. We analyzed the 15 case investigation data of those human avian influenza A(H7N9) virus cases who lived in Zhongshan City from Jane 2014 to May 2018. Three girls, who were under 3 years, had upper respiratory tract infection with a good prognosis. Twelve adult cases, aged 34-78 years (median 54 years), with male accounted for 58.3% (7/12). All the adult cases developed serious pneumonia symptom, such as difficult breathing and serious hypoxemia, and got ventilator assisted ventilation therapy. Four cases (26.7%) died, among whom 3 were above 50 years with hypertension. The onset time of 60.0% (9/15) cases concentrated from late Jane to early February. The probable route of transmission of 10 cases were through direct contact of live poultry, among which 6 cases bough live poultry from markets to home and butchered themselves. Two cases that had exposed to live poultry markets with no direct contact with live poultry might be transmitted through live poultry market air. Three clusters were identified but human to human transmission couldn̓t be ruled out in 2 clusters. Results indicated that in epidemic season of human H7N9 infection, especially the peak period from late Jane to early February, comprehensive measures should be taken to reduce the high risk behavior, including purchase live poultry from markets and slaughter of live poultry among residents, especially those aged 50 years and above with basic disease in Zhonghan City.

Key words: human avian influenza A(H7N9) virus cases; epidemi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自2013年3月全球首次发现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以下简称H7N9病例)以来, 截至2017年8月7号, 全球累计报告1 557例H7N9病例, 其中605例死亡, 所有病例感染地均为中国大陆、香港或澳门[1]。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是H7N9病例的高发地区[2]

中山市位于珠江三角洲, 市民有消费活禽的习惯, 活禽市场环境中H7N9病毒污染的现象普遍存在, 市民和禽类从业人员均存在较高的暴露风险[3, 4, 5]。2014年2月中山市报告首例H7N9病例, 连续5个流行季均有病例发生, 且发生2起家庭聚集性疫情和1起医院聚集性疫情。为了解中山市报告H7N9病例特征, 本文对2014年1月至2018年5月中山市报告H7N9病例个案调查资料进行分析, 为有针对性开展H7N9防控工作提供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资料来源

从中山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收集整理2014年1月至2018年5月发现的现住址在中山市的H7N9病例个案调查资料。根据国家卫计委办公厅下发的《人感染H7N9防控方案(第3版)》要求, 中山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针对每一例病例开展调查, 具体包括病例基本情况、发病就诊经过、临床表现、实验室检查、诊断和转归情况、病例家庭及家居环境情况、暴露史、密切接触者情况等。对病例可疑暴露场所开展环境标本禽流感病毒检测。从市气象局收集每个病例发病前7 d全市最低温度和最高温度。其中H7N9病例实验室确诊采用实时荧光定量反转录聚合酶链式反应 (real time RT-PCR)方法, 由中山市疾控中心或广东省疾控中心采用国家流感中心推荐的引物探针信息完成; 聚集性疫情是指7 d在小范围内(一个家庭、一个社区等)发现2例及以上确诊病例, 提示存在人际传播或因共同暴露而感染; 各医院A/B型流感病毒抗原快速检测均采用商品化的胶体金免疫层析试剂盒。

1.2 统计学分析

采用EXCEL2010整理录入数据, SPSS 22.0进行统计学描述分析。

2 结 果
2.1 基本情况

2014年1月至2018年5月, 跨越5个流行季(11月至次年5月), 每个流行季中山市均有病例发生, 分别为5例、3例、2例、4例和1例。累计15例, 死亡4例, 病死率26.7%。其中3岁以下的女童3例。其余12例病例, 年龄最小34岁, 最大78岁, 中位数54岁; 男性7例, 占58.3%。

2.2 时间分布

15例病例发病时间分布于12月至次年5月, 其中9例(60.0%)集中于1月下旬至2月上旬发病, 详见图1。13例冬季病例:发病前7 d最高温度平均(20.4± 3.1)℃, 最低温度平均(12.9± 3.1)℃。2例春季发病的病例, 均为肾透析病人, 发病时间为5月中上旬, 其发病前7 d的最低温度平均(20.6± 1.4)℃, 最高温度平均值为(25.3± 2.2)℃。

图1 2014-2018年中山市15例人感染H7N9病例发病时间分布(截至2018-05-31)Fig.1 Distribution of onset time of 15 human H7N9 cases in Zhongshan City from 2014 to 2018(Up to May 31, 2018)

2.3 暴露情况和可能的传播途径

15例病例发病前7 d禽类和H7N9确诊病例暴露情况及可能的传播途径分布见表1。10例(66.7%)推测可能传播途径为禽类接触传播, 其活禽接触情况包括:市场购买活禽、宰杀活禽、居住地散养活禽、携带活禽等, 其中6例从市场购买活禽回家并亲自宰杀。2例(13.3%)推测可能感染途径为禽类市场空气传播, 其中1例在活禽市场档口对面售卖蔬菜, 1例9月龄儿童随家人经过活禽市场, 均无活禽直接接触史。推测可能的传播途径为禽类市场空气传播。3起聚集性疫情, 分别为家庭内父亲和女儿、家庭内妹妹和姐姐、医院内曾经在同一个血液透析室治疗的两个病人。其中聚集性疫情1中父亲(1号病例)2014年1月25日发病, 女儿(3号病例)2014年1月31日发病, 女儿发病前7 d除了与父亲有密切接触外, 病家有散养活禽接触, 判断可能的传播途径为人传人或禽类接触传播; 聚集性疫情2中妹妹(6号病例)2015年1月27日发病, 姐姐(8号病例)2015年2月4日发病, 姐姐发病前7 d除了与妹妹密切接触外, 无活禽或活禽环境接触史, 判断可能的传播途径为人传人; 聚集性疫情3中病例L(4号病例)于2015年5月4日发病, 病例W(5号病例)于2015年5月12号发病, 5月6日W与L同病房进行血液透析治疗, 共处时长约2 h 30 min, 两张病床的床尾相隔约2 m, 床头相隔约6 m, 病例W发病前7 d无活禽或活禽环境接触史, 判断可能传播途径为人传人。

表1 中山市2014-2018年15例人感染H7N9病例暴露情况及可能传播途径(截至2018-05-31) Tab.1 Characteristics of exposure and probable transmission routes among 15 human H7N9 cases in Zhongshan City from 2014 to 2018 (Up to May 31, 2018)

12例发病前7 d有活禽市场或家庭散养活禽暴露, 溯源调查提示, 10例(83.3%)在暴露活禽市场或家庭养殖场环境中检出H7阳性, 阳性率最高为72.2%。

2.4 临床表现及实验室检测情况

15例病例临床表现、转归及实验室检测情况见表2。3例儿童病例, 其中1例为9月龄儿童, 通过常规流感样病例监测发现, 另2例2岁儿童, 均为密切接触者追踪发现, 3例儿童临床表现均为上呼吸道感染, 无重症肺炎表现, 预后良好。12例成人病例, 5例为50岁以下病例, 其中1例有尿毒症血液透析病史; 7例50岁以上病例, 6例有高血压、慢阻肺、心脏病等既往史, 1例有宫颈癌既往史。12例成人病例发病初期为发热、咳嗽、流涕等上呼吸道感染症状, 发病后4-8 d(中位数5 d)均出现呼吸困难、严重低氧血症等重症肺炎表现, 需要呼吸机辅助通气治疗措施, 其中4例死亡, 8例治愈。4例死亡病例中, 1例为中山市首例诊断病例, 其余3例为50岁以上且有高血压等基础疾病。

表2 中山市2014-2018年15例人感染H7N9病例临床表现、转归及实验室检测情况(截至2018-05-31) Tab.2 Characteristics of clinical manifestations, outcomes and laboratory tests among 15 human H7N9 cases in Zhongshan City from 2014 to 2018 (Up to May 31, 2018)

15例病例, 11例发病初期采集咽拭子标本进行A/B型流感病毒抗原快速检测, 其中9例(81.8%)结果为阴性, 2例结果为阳性。15例病例, 2例密切接触者追踪发现的儿童病例为发病第1 d就被诊断, 其余病例为发病第5-22 d被诊断(中位数7 d)。11例病例能获得其从使用神经氨酸酶抑制剂到首次病毒检测阴性时间, 最短为4 d, 最长为18 d, 中位数为10 d。

3 讨 论

本研究综合描述2014年1月至2018年5月, 5个流行季中山市15例H7N9禽流感病例的主要流行病学和临床特征。结果提示, 冬季, 尤其是1月下旬至2月上旬为发病高峰期; 活禽市场购买活禽和宰杀活禽是导致人感染H7N9的高风险行为; H7N9禽流感病毒可通过人传人有限非持续传播; 儿童病例临床表现均为轻症, 成人病例均出现重症肺炎, 需要呼吸机辅助通气治疗。

全国报告病例数据提示, 人感染H7N9禽流感具有明显的季节性, 冬春季高发, 每年11月至次年5月为禽流感流行季[6]。本次研究中, 中山市禽流感病例发病时间分布于12月至次年5月, 其中60%的病例集中于1月下旬至2月上旬。这一方面与当地的习俗有关。中国农历春节一般位于1月下旬至2月中旬。当地居民有购买活禽拜神和无鸡不成宴的习俗, 农历春节前20 d为活禽交易最频繁的时间段, 市民与活禽接触机会增加。另一方面与气温相关。研究提示[7], 气象因素能够影响H7N9禽流感病毒的活性和传播能力, 温度集中于9 ℃~19 ℃时感染风险高。1月下旬至2月中旬一般为中山市气温较低的时间段。中山市报告的13例冬季病例, 其发病前7 d温度大多数时间处于9 ℃~19 ℃之间。

与既往研究一致, 接触活禽或者暴露于活禽环境是人感染H7N9的主要传播途径[8, 9, 10, 11]。中山市病例报告中, 87%发病前7 d有活禽或活禽环境暴露史, 且83%在暴露环境中棉拭子采样监测到H7阳性样本。从具体的暴露行为来看, 从市场购买活禽回家并亲自宰杀是最主要的危险的行为。广东省人民政府颁布的《广东省家禽经验管理办法》中明确提出:制止将未经宰杀的活禽带出零售市场。在下一步的防控工作中, 一方面要监督落实相关制度; 另一方面要加大宣传, 提高居民认知, 降低高危行为。

H7N9禽流感病毒在人际间的传播能力受到社会高度关注。在5个流行季, 中山市共发现3起聚集性疫情, 每起疫情均涉及2名病例, 其中2起为家庭内传播, 1起为医院内传播。与其他地区报告的聚集性疫情特征相比, 具有一致性[8, 12]。提示H7N9禽流感病毒具有有限的人传人能力, 需要做好各项院感防控措施。

调查发现, 医疗机构针对呼吸道感染病例, 通常会首先采用A/B型流感病毒抗原进行快速检测。但是数据提示, A/B型流感病毒抗原进行快速检测针对H7N9禽流感灵敏度很低, 仅为18%。中山市报告的12例成人病例, 都是在病例出现重症肺炎的情况下, 医疗机构才考虑采样送到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进行禽流感病毒核酸检测, 导致发病-诊断的时间相对较晚。数据提示各医疗机构在禽流感流行季节, 要注重询问病例禽类暴露史, 针对高危险行为个体及时采样进行核酸检测, 并尽早使用神经氨酸酶抑制剂进行治疗。

本研究揭示了中山市报告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的主要流行病学特征和临床特征, 为下一步制订针对性的防控措施提供了依据。但是研究存在以下局限:首先, 开展调查时, 大多数病例在重症监护隔离病房接受呼吸机辅助通气治疗, 其发病前暴露情况主要来源于其家庭成员口述, 可能存在信息偏倚; 再次, 由于样本量的限制, 对一些结局变量, 例如死亡的影响因素等难以进行统计学分析。

The authors have declared that no competing interests exist.

参考文献
[1] Kile JC, Ren R, Liu L, et al. Increase in human infections with novel aian lineage avian influenza A(H7N9) viruses during the fifth epidemic China[J]. MMWR, 2017, 66(35): 928-932. DOI: DOI:10.15585/mmwr.mm6635a2 [本文引用:1]
[2] 徐继承, 黄水平, 肖伟, . 中国大陆地区438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空间聚集性分析[J].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14, 35(11): 1270-1274. DOI: DOI:10.3760/cma.j.issn.0254-6450.2014.11.021 [本文引用:1]
[3] 汪涛, 王曼, 陈雪琴, . 广东中山市居民H7N9禽流感病毒暴露风险评估[J]. 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 2016, 27(5): 12-15. [本文引用:1]
[4] 汪涛, 王曼, 陈雪琴, . 中山市活禽市场从业人员H7N9 禽流感知信行及政策支持度调查[J]. 职业与健康, 2016, 32(7): 921-924. DOI: DOI:10.13329/j.cnki.zyyjk.2016.0208 [本文引用:1]
[5] 王曼, 毛云霞, 罗乐, . 活禽交易市场短期休市措施对控制市场H7N9病毒污染效果的评价[J]. 中国人兽共患病学报, 2018, 34(1): 79-84. DOI: DOI:10.3969/j.issn.1002-2694.2017.00.014 [本文引用:1]
[6] 王琦梅, 刘社兰, 陈恩富. 人感染H7N9 禽流感流行病学研究进展[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 51(2): 183-186. DOI: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2.017 [本文引用:1]
[7] Zhang Z, Xia Y, Lu Y, et al. Prediction of H7N9 epidemic in China[J]. Chin Med J (Engl), 2014, 127(2): 254-260. [本文引用:1]
[8] 任瑞琦, 周蕾, 向妮娟, . 中国内地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流行病学特征分析[J].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14, 35(12): 1362-1365. DOI: DOI:10.3760/cma.j.issn.0254-6450.2014.12.11 [本文引用:2]
[9] Li Q, Zhou L, Zhou MH, et al. Epidemiology of human infections with avian influenza A(H7N9) virus in China[J]. N Engl J Med, 2014, 370(6): 520-532. DOI: DOI:10.1056/NEJMoa1304617 [本文引用:1]
[10] 王春丽, 李永东, 易波, . 宁波市人感染H7N9禽流感流行病学及临床特征分析[J]. 中国人兽共患病学报, 2016, 32(2): 169-172. DOI: DOI:10.3969/j.issn.1002-2694.2016.02.014 [本文引用:1]
[11] 王富良, 孙向钰, 蔡维未, . 2013-2016年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流行病学特征分析[J]. 中国人兽共患病学报, 2017, 33(3): 208-211. DOI: DOI:10.3969/j.issn.1002-2694.2017.03.004 [本文引用:1]
[12] Zhou L, Chen E, Bao C, et al. Clusters of human infection and human-to-human transmission of avian influenza A(H7N9) virus, 2013-2017[J]. Emerg Infect Dis, 2018, 24(2): 397-400. DOI: DOI:10.3201/eid2402.171565 [本文引用:1]